<optgroup id="c5qh5"></optgroup>
<label id="c5qh5"></label>

    1. <code id="c5qh5"></code>
    2. ?
      您好,歡迎進入河南省人民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官網!
      站內搜索
      省研視點
      省研視點
      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 省委政研室 嵩山智庫《河南省產業脫貧攻堅研究》課題組:淅川縣“短中長”生態經濟可持續脫貧攻堅模式及啟示
      發布日期:2019-01-03 09:36:59   瀏覽量:

      摘要

      作為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源頭和深度貧困縣,淅川縣積極踐行“兩山理論”,堅守生態底線,不等不靠,先行先試,主動作為,努力探索生態經濟可持續發展的脫貧攻堅模式,著力發展食用菌和中藥材等產業集群,確保短期可脫貧;著力發展特色林果產業集群,確保中期可致富;著力發展生態旅游等產業集群,確保長遠可持續小康。淅川模式的啟示是:以高質量黨建推動高質量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統籌推進“三大攻堅”,兼顧當前和長遠,做大做強特色產業集群;兼顧綠水青山和金山銀山,做大做強綠色經濟;兼顧發展與防風險,做大做強龍頭企業。

      淅川縣地處豫鄂陜三省接合部,17個鄉鎮(街道)、67萬人,面積2820平方公里,是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限制開發區域)、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源頭(國家一級水源保護區)。為了保證丹江口水庫蓄水至170,淅川縣最好的41.6萬畝河谷良田被淹沒,40萬人移民搬遷;為了保證水源水質,先后關停工礦企業380多家,取締養魚網箱5萬多個、畜禽養殖場600多家。淅川縣為了南水北調作出了巨大犧牲,是全省最大深度貧困縣。

      近年來,淅川縣積極踐行“兩山理論”(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既要綠水青山又要金山銀山),嚴格履行保護水源的國家使命,全面實施生態立縣、工業強縣、旅游興縣、創新活縣等“四大戰略”,堅守一級水源地“生態底線、生態紅線、生態高壓線”,變生態壓力為轉型動力,以生態經濟為主線,因地制宜,發揮優勢,培育特色,形成集群,致力于打造“水源”“林海”“果鄉”“藥庫”“勝地”等特色生態品牌,初步探索出“短中長”生態經濟可持續發展的脫貧攻堅模式,建立了阻斷返貧“防火墻”,實現了脫貧攻堅與經濟發展雙贏目標。淅川縣貧困發生率由2015年年底的10.66%降至7.22%,連續兩年位居全省脫貧攻堅綜合評估前列,預計2019年摘掉貧困縣帽子。丹江口水庫水質常年穩定保持在Ⅱ類以上標準,陶岔取水口水質達到Ⅰ類標準。既保證了國家生態水源安全,又打造了群眾脫貧致富奔小康恒業,收到了良好的生態效益、經濟效益、社會效益。

      全國易地扶貧搬遷現場會在淅川觀摩,全省“千企幫千村”精準扶貧推進會、產業扶貧觀摩現場會等相繼在淅川召開,淅川縣產業扶貧特色做法作為典型案例編入焦裕祿干部學院培訓教材。

      淅川縣“短中長”生態經濟可持續脫貧攻堅模式的具體做法

      淅川縣將脫貧攻堅與做大做強主導產業融為一體,全力推進產業脫貧攻堅,積極探索“短中長”生態經濟可持續發展的脫貧攻堅模式,即“短線”發展食用菌和中藥材等特色種植產業集群,確保當年初見成效和當年脫貧;“中線”發展軟籽石榴和薄殼核桃等特色林果產業集群,確保三年大見成效和中期致富;“長線”發展生態旅游等產業集群,確保五年持久見效和長期小康。經過幾年的努力已經初步實現了鄉鄉有特色產業、村村有生產基地、戶戶有增收項目的目標。“短中長”產業集群年綜合產值達138億元以上,培育市級以上龍頭企業31,扶持農民合作社1152,創建家庭農場916,1/3貧困戶實現穩定脫貧。

      (一) 著力發展食用菌和中藥材等產業集群,確保貧困戶短期(當年)可脫貧。淅川縣發揮生態、資源、氣候和特色產業等比較優勢,大力發展“產業有基礎、市場有銷路、當期效益高”的特色優勢產業,重點打造特種種植、特種養殖、光伏、勞務經濟等“短平快”產業集群,確保貧困戶有2個以上短線增收項目覆蓋,戶均可增收1萬元左右,實現當年穩定脫貧。食用菌和中藥材是淅川縣的傳統優勢產業,西北部山區鄉鎮適宜種植香菇和中藥材。一是建設食用菌產業基地。依托龍頭企業綠地公司、益瑞農業公司、丹江情公司等,采取“公司+合作社+基地+農戶(貧困戶)”等模式,建設香菇產業扶貧示范區,2年內對當地所有貧困戶全覆蓋,現已發展食用菌4000多萬袋,帶動6500余戶,戶均年增收5000元左右。二是建設中藥產業基地。依托河南福森藥業、九州通藥業及南陽艾爾康生物科技公司等,采取“公司+合作社+基地+農戶(貧困戶)”等模式,持續發展金銀花、艾草、連翹、丹參、迷迭香等中藥材,全縣中藥材已達5萬余畝,貧困戶戶均1畝藥,戶均年增收5000元左右。今年在香港主板上市的“河南福森藥業公司”,是全國最大的雙黃連類感冒藥生產企業,金銀花和連翹原材料基地帶動4鄉鎮23個村350多戶2000余人長期就近務工,用工高峰期日均6000人以上,戶均年增收1.8萬元以上。淅川縣食用菌和中藥材已經實現了“種植基地+加工基地+國內外市場”全鏈條發展壯大。三是建設小龍蝦和白玉蝸牛等特色養殖基地。小龍蝦和白玉蝸牛成熟期較短、養殖門檻低、比較效益高,淅川縣依托水資源優勢布局小龍蝦等養殖基地,采取“村支部+合作社(協會)+貧困戶”等模式,打造中原地區最大的小龍蝦、白玉蝸牛養殖基地和交易集散地。目前,全縣已發展小龍蝦2萬余畝,戶均1畝蝦,戶均年增收4000元左右;白玉蝸牛產業已覆蓋5個鄉鎮40個村,養殖總量達5000多萬只,戶均年增收6000元左右。四是建設光伏產業基地,對兜底戶和貧困村全覆蓋。大力實施“農光互補”產業,按照“政府主導、市場運作、搶抓機遇、盤活資源”的要求,將光伏扶貧作為貧困群眾脫貧增收的重要舉措,全縣光伏總裝機容量56兆瓦,共建分布式光伏電站553,帶動低保和五保等兜底貧困戶1.5萬戶年均增收3000;貧困村村集體經濟每村年增收2.1萬元,連續受益20年。五是勞務經濟對有勞動能力貧困戶全覆蓋。主要做到“三個一批”:吸納一批,即依托扶貧車間和扶貧產業基地,重點吸納“4050”貧困勞力就業,帶貧率達到30%以上,人均月工資1800元以上;安排一批,開發護林員、護水員、保潔員等“六員”公益崗位1萬多個,一半以上用于安置貧困弱勞力,人均年工資3600元以上;輸出一批,即對青壯年貧困勞力開展免費技能培訓,鼓勵外出務工,共組織勞務輸出5000余人,月工資3000元以上。全縣已打造縣級扶貧產業示范園4個、扶貧產業示范基地125個、扶貧就業車間71個。

       ()著力發展特色林果產業集群,確保貧困戶中期(三年)可致富。脫貧攻堅,在滿足當期脫貧的同時,還要鞏固短期脫貧成果、統籌考慮致富奔小康問題。淅川縣立足全縣70%以上耕地為崗坡薄地、土地面積80%以上處在生態紅線以里等縣情實際,按照區域化布局、規?;l展、產業化經營的思路,全方位打造軟籽石榴、杏李、薄殼核桃、大櫻桃等生態高效林果產業集群。全縣已發展經濟林果30多萬畝,林下套種面積達50%左右,戶均1畝以上果園,基本實現了貧困戶全覆蓋,其中16萬畝果樹已經掛果,2年內將進入盛果期,戶均年可增收6000元以上,初步實現了大地增綠、農民致富、產業振興。因地制宜在三個片區發展三大特色林果產業集群。一是打造平原丘陵區軟籽石榴產業集群。創新土地所有權、承包權、經營權“三權分置”機制,促進軟籽石榴產業規?;?。依托河南仁和康源公司、丹圣源公司、豫淅紅公司等龍頭企業,在九重鎮、香花鎮、厚坡鎮等平原丘陵區,優先發展軟籽石榴產業,建設10萬畝軟籽石榴產業扶貧示范區,畝效益1.5萬元左右,致力于打造“中國軟籽石榴之鄉”。河南仁和康源公司投資13.2億元,在渠首區域建設萬畝林果生態農業觀光園。二是打造山區薄殼核桃產業集群。創新“返租倒包”機制,促進薄殼核桃產業規?;?。依托南陽果然出色公司等龍頭企業,在荊紫關鎮、寺灣鎮、西簧鄉、毛堂鄉等山區,優先發展薄殼核桃,鞏固發展湖桑產業,適度發展大櫻桃等產業,建設十萬畝薄殼核桃和萬畝湖桑產業扶貧示范區。已建成百畝以上的核桃產業基地37,畝效益5000元左右。三是打造南水北調庫區杏李產業集群。創新“保底分紅”機制,促進杏李產業規?;?。依托中線水源杏李林果有限公司等龍頭企業,在老城鎮、大石橋鄉、滔河鄉、盛灣鎮、金河鎮等庫區,優先發展杏李、大櫻桃等產業,鞏固發展薄殼核桃、軟籽石榴等產業,打造高效產業示范園、田園綜合體,形成特色鮮明的林果產業帶、觀光帶。已建成老城鎮冢子坪等千畝以上杏李產業基地126.2萬畝,畝效益6000元左右,盛果期畝產超萬元。

       ()著力發展生態旅游產業集群,確保貧困戶長遠(五年以上)小康可持續。脫貧攻堅既需要短中期產業支撐又需要長期產業可持續支撐,不能今天脫貧、明天返貧。淅川縣持續推進“旅游興縣”戰略,把生態旅游這個朝陽產業作為脫貧攻堅長線產業傾力打造,為群眾長遠致富開辟廣闊空間。通過景區拉動、典型帶動、融合聯動,提升全域旅游水平,讓群眾在生態旅游產業鏈上增收致富。目前,全縣旅游從業人員達到3萬多人,年接待游客500多萬人次,2018年旅游業綜合效益預計可達32億元,旅游產業已成為脫貧攻堅可持續的重要支柱。一是積極創建5A景區,拉動貧困戶就業脫貧。淅川縣是伏牛山和大丹江旅游圈的核心區,水是淅川旅游的最大亮點,丹江水庫的總面積達1050平方公里,淅川境內接近一半。淅川縣以創建丹江湖國家5A級景區為龍頭,提檔升級南水北調渠首、丹江大觀苑、坐禪谷、香嚴寺、八仙洞等景區景點。高標準建設環庫路,加快建設西十高速,著力構建環丹江湖旅游圈。目前到景區從事旅游服務的貧困戶達500多戶,戶均年收入超過2萬元。二是大力發展鄉村旅游,帶動貧困戶經營脫貧。積極實施旅游扶貧工程,以沿湖沿路和旅游資源豐富的貧困村為重點,編制鄉村旅游扶貧規劃,出臺鄉村旅游扶貧實施方案,設立旅游發展基金,制定農家樂賓館獎勵扶持辦法。全縣共建成旅游重點鄉鎮10,旅游重點村36,鄉村旅游產業園40,農家樂和特色民宿500多家,將貧困戶嵌入旅游鏈條精準受益,輻射帶動全縣500多戶貧困戶2300多名貧困人口走上了鄉村旅游發展之路。三是拓展全域旅游空間,深度融合聯動扶貧。積極推動農旅、林旅、體旅深度融合發展。借助山水林田湖草和荒山荒坡治理項目,高標準打造扶貧產業萬畝“哈尼梯田”。圍繞全縣30多萬畝生態林果產業,拓展植物園、采摘園、養殖園的旅游功能。實施生態造林工程,造林面積連續10年居河南省縣級前列。探索“旅游+體育+扶貧”模式,先后成功舉辦了中國丹江公開水域游泳挑戰賽、中國丹江徒步越野挑戰賽、2018環中原自行車賽、“龍行中原”全民龍舟賽(淅川站)、河南省第十三屆運動會鐵人賽(社會組)、MountainHardChina2018中國淅川·丹江湖國際越野賽等多項重大賽事,帶動1000余名貧困群眾人均增收3000余元。

      淅川縣“短中長”生態經濟可持續脫貧攻堅模式的經驗總結

      脫貧攻堅是一項艱巨的政治任務,也是一個世界性難題,淅川縣“短中長”生態經濟可持續脫貧攻堅模式,對全省各地脫貧攻堅工作具有借鑒意義。淅川經驗總結如下:

      ()以黨的建設高質量推動脫貧攻堅高質量可持續,強化脫貧攻堅的組織保障。脫貧攻堅是實現“共享發展”政治大局問題,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淅川縣敢于政治擔當,把加強黨的建設高質量與脫貧攻堅高質量有機結合,重點發揮縣四大班子領導的示范表率作用、鄉鎮黨委政府的組織領導作用、村級組織的戰斗堡壘作用、駐村第一書記和駐村工作隊的先鋒模范作用,打造永不撤退的扶貧鐵軍。一是狠抓責任落實,責任到人,嚴格督導,定期考評排序,先進優先提拔,末位約談甚至淘汰。二是狠抓作風建設,持續開展“兩弘揚一爭做”“三亮三比三評”和“三清理一公開”活動,這些措施凈化了政治生態,凝聚了廣大黨員干部的力量,收到了良好效果。三是狠抓頂層設計,構建高效率的領導組織體系,科學規劃主導產業體系,將脫貧攻堅與產業發展、生態保護統籌推進。

      ()遵循“特色+綠色”集群化區域經濟發展規律,做大做強主導產業,夯實脫貧攻堅的經濟基礎??h域經濟發展的競爭力來自產業集群,做大做強“特色+綠色”雙色產業集群既是縣域經濟發展的支柱,又是脫貧攻堅的經濟基礎。淅川縣深入實踐“兩山理論”,持續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把脫貧攻堅與做大做強特色主導產業緊密結合起來,把貧困戶短期脫貧與中長期致富奔小康結合起來,把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結合起來,著力打造“菌、藥、果、水產”等四大綠色農業產業集群,打造“農特產、中醫藥”等兩大生態工業產業集群,打造“生態旅游、農村電商”等兩大現代服務業產業集群,持續建設環丹江湖生態旅游勝地,大力發展勞務經濟,支持返鄉創業,促進三次產業融合發展,以短養長、以長促短、長短互補,既破解了水質保護、水源涵養難題,又形成了競爭優勢、發展優勢。打響渠首水源地品牌,做強有機認證。積極創建國家有機農產品示范區和國家出口農產品安全示范縣,“三品一標”生態產業基地認定面積達到98.7萬畝,其中綠色食品基地3.7萬畝、有機農產品基地65.8萬畝,認定綠色食品32個、有機食品53個。爭取“淅川軟籽石榴”申報中國地理標志產品,注冊“渠首”優質農產品36個。“淅有山川”農產品區域公用品牌正式向全國發布。在2017年中國第二屆石榴博覽會和2018年第三屆園藝學會石榴分會上,淅川選送的軟籽石榴和衍生品在兩次專家匿名評審中獲得了4個金獎2個銀獎。大力推進“百企幫百村”。從全縣820余家企業中篩選139家企業幫扶140個貧困村,發展項目120,已完成投資1.5億元以上。福森集團投資開發“福森源”涼茶、金銀花茶飲料、果汁飲品加工項目等系列產品十余個,實現年銷售收入60億元,利稅8億元,打造國內國際知名食品飲料品牌。充分發揮京淅對口協作平臺的紐帶作用。在京舉辦中國·淅川丹江核心水源區優質扶貧農產品推介發布會,推動綠色農副產品“隨水進京”,成功實現10余家企業78種農產品進京銷售,銷售量達1.7萬噸,銷售金額4億多元。推進電商示范帶動。創建電子商務示范縣,積極探索“互聯網+”銷售模式,建成了南陽規模最大的縣級電商產業園,先后與阿里、京東、蘇寧、順豐等多家電商、物流企業達成戰略合作,淅川扶貧生態產品紛紛成了網絡熱搜產品,暢銷國內外市場。

       ()創新多方共贏機制,形成脫貧攻堅合力。脫貧攻堅是一項系統工程,需要調動各方積極性,探索一套行之有效的共贏機制。淅川縣充分發揮政府引導作用,發揮龍頭企業的帶動作用,發揮合作社的紐帶作用,發揮貧困戶的主體作用,創新“三權分置”“保底分紅”“返租倒包”等利益聯結機制,兼顧企業、銀行、村集體、農戶等各方利益。實踐證明,這些模式不僅解決了政府扶貧貸款發放難、產業落地難、土地產出低問題,也解決了村集體經濟空殼化、貧困戶缺資金技術問題,還解決了涉農企業融資難、發展慢等問題,尤其是實現了貧困戶收入最大化、穩固化,實現了多方共贏,形成了脫貧攻堅合力。

       ()加大配套政策扶持力度,激發脫貧攻堅的動力和活力。高質量的脫貧攻堅,需要高質量的政策和服務來保障。為加快“短中長”生態產業集群發展,淅川縣先后出臺了《關于推進產業扶貧的實施意見》《支持生態產業發展促進農民增收實施方案》《林果產業補貼辦法》等一系列文件,明確了種養、加工、銷售等一條龍獎勵辦法,調動了龍頭企業、合作社、村集體和貧困戶等社會各方的積極性,激發了脫貧攻堅的動力和活力。

       ()堅守風險防控底線,確保當期可脫貧、中期可致富、長遠可持續。在當前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形勢下,能否有效防控產業脫貧中的風險,直接關系貧困群眾是否穩定脫貧、扶貧產業是否健康發展。淅川縣抓住“風險防控”這個事關產業成敗的牛鼻子,不僅在政策支持、人才引進、跟蹤服務等方面,給予全方位保障,堅持不懈做大做強產業集群和龍頭企業,而且綜合施策,多點用力,通過引入農業保險、研究靈活的融資機制,打造多層次增收措施。樹立“互聯網+”“體育+”“旅游+”等跨界新思維,線下線上互動、業內業外互通,用廣闊的市場空間和現代化的營銷理念,為“短中長”綠色產業的發展插上騰飛的翅膀,把產業發展風險控制到最低,為實現當期能脫貧、中期可致富、長遠可持續目標提供了堅實支撐。

      幾點啟示

      脫貧攻堅是系統工程,應統籌推進“三大攻堅”,將脫貧攻堅與做大做強綠色經濟、特色產業、龍頭企業緊密結合,協調推進,相互帶動,放大脫貧攻堅的多重功效,促進縣域經濟轉型升級和鄉村振興。

       ()脫貧攻堅必須兼顧當前和長遠,做大做強特色產業集群。脫貧攻堅重在高質量,重在可持續,重在同步致富奔小康。在脫貧攻堅工作中,既不能只顧眼前重短輕長,也不能光謀長遠舍短求長,必須兼顧當前和長遠,確保“短中長”產業對貧困戶多重覆蓋,做大做強區域特色產業集群,真正發揮產業在脫貧攻堅中的支柱作用,實現貧困戶穩定增收、持續增收、短線脫貧、中線致富、長線小康現代化,持續鞏固脫貧成果,有效防止返貧問題,提高脫貧攻堅質量。

      ()脫貧攻堅必須兼顧綠水青山和金山銀山,做大做強綠色經濟。貧困地區大多數處于偏遠山區,均屬于水源流域的生態功能區,保護綠水青山生態環境是脫貧攻堅發展的前提條件,兩者統一的結合點是發展綠色經濟,相輔相成,良性互動。堅決踐行“兩山理論”,因地制宜,精準施策,走生態建設產業化、產業發展生態化的路子。一是做大做強生態經濟,鼓勵發展綠色經濟、生態經濟、循環經濟,大力發展生態文化旅游業,促進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鏈條發展和集群發展。二是打造生態經濟發展載體,鼓勵發展田園綜合體、農業科技園區、特色小鎮、特色村;鼓勵創建森林城市、綠色城市、綠色經濟示范區。三是構建生態經濟發展制度體系,建立嚴格的生態環境保護政策、法治、經濟、行政和執行體系,嚴控環境容量,嚴格項目準入,推動產業園區化集群化發展。

       ()脫貧攻堅必須兼顧發展與防風險,做大做強龍頭企業。

      發展經濟離不開金融杠桿,產業脫貧同樣離不開金融杠桿,但是由于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經濟實力較弱,承擔金融杠桿風險的能力較低,所以應審慎運用金融杠桿。近年來,部分地區急于求成,對龍頭企業把關不嚴,盲目上馬科技含量低的大路貨項目,導致低層次賣難,大面積虧損,龍頭企業和貧困戶雙雙陷入困境,所以產業脫貧攻堅必須遵循規律,做大做強優勢龍頭企業,真正帶動貧困群眾脫貧致富。一是要篩選優勢龍頭企業,龍頭企業的實力和信譽決定貸款融資風險程度,在“百企幫百村”的產業脫貧中,必須選擇信譽度高有實力的創新型龍頭企業,必須嚴格篩選,不能臨時拼湊,不然后患無窮;二是引進優勢龍頭企業和戰略投資者,貧困地區的企業大多實力較弱,下大功夫引進龍頭企業是一條捷徑;三是引入擔保和保險機制,完善政府主導的貸款擔保體系,同時引入保險公司對投資項目進行保險,構建“投資+貸款+擔保+保險”鏈條,構建產業做大、企業做強、群眾脫貧、各方受益的互利共贏格局。

      网上捕鱼平台